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情感】爱的五种语言2  

2009-10-03 01:13:21|  分类: 生活直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仁慈的话语


  爱是仁慈的,我们以语言传达爱,必须用仁慈的话:这跟我们说话的方式有关。同样的句子,可以有两种不同的意思,全在乎你怎么说它。带着仁慈和温柔说:「我爱你。」可以是真爱的表达。可是,若是「我爱你?」一个问号就改变了这三个字的整个意义。有时候,我们的字句说的是一件事,而声调说的是另一件事,传送出去的就是两种信息。我们的配偶,通常是以声调来解释我们的信息,而不是在于字句。

  「今天晚上,我会很乐意洗碗。」这句话若以咆哮的声调说出来,绝不会被当做是爱的表示。另一方面,我们却可以用仁慈的方式,来分享伤心、痛苦、甚至怒气,那将是爱的表示。以诚实、仁慈的方式说:「今天晚上,你没有提议要帮助我,我觉得失望、伤心。」也是爱的表示。说话的人要配偶了解她:借着分享她的感觉,开始建立亲密感;为了得到痊愈,她要求一个机会来讨论那个伤害。同样的字句,若以大且刺耳的声音来说,不但不是爱的表示,反而代表责难和批评了。

  说话的方式是极度重要的。一位古代的贤人曾说:「回答柔和,使怒消退。」当你的配偶发怒、烦乱、说话火爆的时候,如果你选择做有爱心的人,你不会火上加油,反而是以柔和的声音作为回报。你会把他说的话,当做有关他感觉的讯息;你会让他告诉你,他的伤痛、怒气、以及对事情的认知:你会设法置身于他的处境,经由他的双眼来看事情;然后,你会柔和、用爱心回答,你了解他为什么会有那样的感觉。如果是你冒犯了他,你愿意认错,请求饶恕;如果你的动机和他所了解的不一样,你可以和善地解释你的动机。你会寻求了解和重修旧好,而不是证明你自己的认知,是对所发生的事情之唯一诠释。这才是成熟的爱:如果我们企求一个成长的婚姻,这即是我们切望的健康之爱。

  爱是不保存犯错的记录;爱是不提过去的失败。我们没有一个人是完美的;在婚姻中,我们并非总是做最好或对的事。有时候,我们在做事或说话时,伤了配偶;我们无法擦掉过去,只能承认、同意那是错误的,并且请求饶恕,试着改变。除了承认自己的失败并请求饶恕,我们无法再做任何事来减轻配偶的伤痛。当我们自己被配偶亏待了,她痛苦地认错,且要求饶恕后,我们可以选择公义或是饶恕。如果选择了公义去报复,要她为错误付代价,那么我们就是使自己成为法官,使她成为罪犯,亲密的关系就变成不可能了;但如果选择了饶恕,亲密关系就可以恢复。饶恕才是爱的方式。

  我很惊讶,那么多人让昨天糟蹋了每一个新的今日。他们坚持把昨天的失败,带进今天,污染一个有可能是美好的日子。「我不能相信你做了那件事!我永远不会忘记的。你不可能知道你伤我有多深。我不知,在你如此待我之后,怎么还能沾沾自喜地坐在那儿。你应该爬着过来,乞求我的饶恕。我不知道我是否能饶恕你!」这些都不是爱的字句,而是苦毒、怨恨和报复的字句。
  如果,我们要发展亲密关系,我们需要知道彼此的愿望;如果,我们想要彼此相爱,我们需要知道对方要的是什么。

  针对过去的失败,我们所能做的最好之事,就是让它成为历史。是的,事情发生,当然使人伤心,而且,它可能仍然使人伤心;可是他已经承认了自己的失败,并且请求你的饶恕。我们无法擦掉过去,可是我们可以把那当作历史。我们可以选择活在今天,而没有昨天的失败。饶恕不是感觉,而是承诺;它是一种选择,要显示慈悲,而不用过错来敌对犯错的人。饶恕是爱的表示:「我爱你,我关心你,所以我选择饶恕你。虽然我受伤的感觉还在,我不允许所发生的事来阻碍我们的将来。我希望,我们能从这经验学习些什么。你失败了,但你不是一个失败的人。你是我的配偶,我们要一起继续往前走。」这些都是肯定的言词,并伴随仁慈的口气来表达。


  谦逊的话语


  爱是提出请求,而非要求。若我要求我的配偶,我就变成了父亲或母亲,而他则成了孩子。只有父母亲才告诉三岁的孩子应该做什么;事实上,是必须做什么。那是应该的,因为三岁的孩子,还不知道如何在靠不住的人生大海中航行。可是,在婚姻中,我们是平等、成年的伙伴。我们虽不完美,可是我们已成年,而且是合伙人。如果,我们要发展亲密关系,我们需要知道彼此的愿望;如果,我们想要彼此相爱,我们需要知道对方要的是什么。

  可是,表达那些愿望的方式,是非常重要的:如果是以要求的方式来表达,我们就抹去了亲密的可能性,那会赶走我们的配偶。如果我们以请求的方式呈现我们的需要和愿望;则我们是在引导,而非下最后通牒。当丈夫说:「妳知道妳烤的那些苹果派吗?在这个礼拜中,你可不可能再烤一个?我好喜欢吃你烤的。」他是在引导他的妻子,知道如何去爱他,而建立亲密感。换言之,如果丈夫说:「孩子出生以后,就再没吃过苹果派了。我猜想十八年之内,都别想吃到苹果派了。」—— 他就不再是成年人,而退回到青少年了。这样的要求不能建立亲密感。当妻子对你说:「想想这个周末,你是否有可能清理沟槽?」这是经由请求来表达爱。可是,如果妻子说:「如果你不赶快清理那些沟槽,我看就要掉下来了;哎!里面已经长了小树了!」这时她已经停止了去爱,而成了专横的妇人。

  当你向配偶提出请求,是在肯定他或她的价值和能力。你等于在本质上表明,她有些什么,或者可以做些什么;这对你是有意义、有价值的。可是,当你提出的是要求,你就不是在爱人,而成了暴君。你的配偶不但不觉得被肯定,反感到被贬低了。请求带着选择;你的配偶可以选择成全你的请求,或者否决它,因为爱永远是一个选择,那是使爱有意义的原因。知道我的配偶如此爱我,愿意成全我的某一个请求;在情绪上,那表达了她关心我、尊重我、仰慕我,而且要做什么事来使我高兴。我们不能经由要求,得到情感上的爱;事实上,配偶也许会依从我们的要求,可是那并不是爱的表示。那是一种惧怕、愧疚、或者什么其它情绪的行动,但不是爱。因此,请求制造了表示爱的可能性,而要求则扼杀了那样的可能性。


  各种的用语


  肯定的言词是五种爱的语言之一,而其中又包含了好多种用语。我们在前面已经讨论了几种,但是还有很多种。无数的书籍和文章,都有谈到这些用语;所有用语的共同点,就是用言语来肯定一个人的配偶。心理学家威廉.詹姆士(William James)说过,人类最深处的需要,可能就是感觉被人欣赏。肯定的言词,可以满足很多人这样的需要。如果你是不擅言词的男士或女士;如果那不是你主要的爱的语言,但你认为那可能是你配偶的爱的语言,我建议你保存一本笔记本,标明「肯定的言词」。当你看有关爱的文章或书籍之时,随时记下你读到的肯定言词。当你听有关爱的演讲,或偶然听到朋友对人的赞美,也把它写下来。逐渐地,你会收集到相当多的词句,可以用来对你的配偶传达爱。

  你可能也要试试给予不直接的肯定言词;就是当你的配偶不在场的时候,说些夸赞他或她的话。最后,总有人告诉你的配偶,而你会得到爱的满分。告诉你的丈母娘,你的妻子有多好;当她告诉她女儿的时候会更精彩,你甚至会得到更高的分数。除此之外,有你配偶在场的时候,当着别人的面肯定他(或她);当你为某一成就,得到公开荣誉的时候,一定要跟你的配偶分享这份功劳。你也可以试试手写肯定的言词:写出来的东西,有让人重复阅读的好处。

  在阿肯色州的小岩石城,我学习了有关肯定言词和爱的语言的重要课程。在一个美丽的春天,我拜访了毕欧和白蒂玖。他们住在围着白篱笆、青草地和春花怒放中的房子里,真是宁静宜人。但是,进了房子以后,我发现那理想生活结束了,他们的婚姻生活是一团糟。结婚十二年,有了两个孩子,但他们却觉得奇怪,当初他们为什么会结婚。他们似乎总是意见不合;唯一相同的事,是两人都爱孩子。在故事分晓以前,我的观察是:毕欧是个工作狂,他只留给白蒂玖一点点的时间:而白蒂玖去上半天班,主要目的是不想闷在家里。他们应付问题的方法是退缩、试着保持距离,所以他们的冲突不会显得太严重。可是两个人的爱箱仪表上,都标示着空竭了。

  他们告诉我,他们找过婚姻辅导,可是似乎没什么进步。他们参加了我的婚姻讲座,而我第二天就要离开这个城市了。这大概是我跟毕欧和白蒂玖接触的唯一机会,所以我决定孤注一掷。

  我跟他们个别地谈了一小时。我很专心地听他们两人的故事;我发觉,尽管他们关系空虚、意见不合,却仍然彼此欣赏对方的某一些特质。毕欧宣称:「她是个好母亲,她也很会持家;而且当她愿意烧菜时,她是非常好的厨师。可是,」他继续说道:「她对我完全没有感情。我工作得筋疲力竭,却得不到一点感激。」在我和白蒂玖谈话的时候,她同意毕欧是很好的物质供应者。「可是,」她抱怨着:「在家里面他却一点忙也不帮。有好房子、好旅游车、和所有其它的东西,如果你们从未共同愉快地享受过,那有什么用?」

  根据所得的资料,我决定集中我的劝告,只给他们一个建议。我分别告诉毕欧和白蒂玖,他们都掌握了改变这婚姻的情绪气氛关键。「那个关键,」我说:「是在对方一些你喜欢的部分,表达口头的赞赏。在那个同时,对不喜欢的事,抑制你的抱怨。」我们复习了一遍那些他们已经说过的,夸赞对方的话;并且分别帮助他们,为那些优点列了一张单子。毕欧的单子,集中在白蒂玖做母亲、管家,和厨师的活动上。白蒂玖的单子,则集中在毕欧的努力工作、和对家庭的财物供应上。我们使单子尽量地明确。

  白蒂玖的单子像这样:

  * 上班的十二年中,他从没请过假,很有进取心。
  * 在这些年中,他晋升了好几次,总是想办法改善他的生产力。
  * 他每个月付房屋贷款。
  * 他也付电费、瓦斯费、水费。
  * 三年以前,他为我们买了一部旅游车。
  * 春天和夏天,他每个星期剪草,或者雇人剪草。
  * 秋天,他清理落叶,或者雇人清理。
  * 他供应充裕的金钱,为全家买食物和衣服。
  * 大约每个月有一次,他会把垃圾拿出去。
  * 他给我钱,为家人买圣诞礼物。
  * 他同意我随意支配自己上半天班的薪水。

  毕欧的单子则像这样:

  * 她每天铺床。
  * 她每星期用吸尘器清理房子。
  * 每天早晨,她送孩子上学前,会为他们预备丰富的早餐。
  * 一个星期,她大约做三次晚饭。
  * 她采购食品和日用品;她教导孩子们写家庭作业。
  * 她接送孩子上学、上教会。
  * 她教小学一年级的主日学班。
  * 她送我的衣服到洗衣店去。
  * 她洗衣服,有时候也烫衣服。

  我建议他们,接下来的几个星期,继续在单子上添加他们注意到的其它事。我也建议,每个星期挑选对方的一个优点,而给予口头上的夸赞。我又给了他们一个原则:我告诉白蒂玖,如果毕欧夸赞了她,不要马上以夸赞回报毕欧,只要接受他的夸赞,然后说:「谢谢你这么说。」我也跟毕欧这么说。我鼓励他们每个星期这么做,连续做两个月。如果,他们发现这个方法有用,就可以继续下去;如果这个尝试不能帮助婚姻的情感,那么就停摆,当成另一个错误的实验。

  第二天,我坐飞机,回到了家。我记下来,两个月以后,打电话给毕欧和白蒂玖,看看他们怎么样。夏天过了一半,我打电话给他们,要求跟他们个别谈话。我很惊讶地发现,毕欧在态度上前进了一大步。他猜想,我给了白蒂玖同样的劝告,可是他不介意,他喜欢这个建议:白蒂玖夸赞他的努力工作和供应家用。「她居然使我觉得又再像个男人了。查普曼博士,我们还有一段长路要走;可是,我真的觉得我们已经走上正路了。」

  但是,当我跟白蒂玖谈话的时候。我发觉她只前进了一小步。她说:「查普曼博士,情况是改善了一些。毕欧给我口头上的夸赞,像你建议的:我想他是真诚的。可是,查普曼博士,他仍然没有花时间跟我在一起;他仍然为工作忙得不得了,我们从没有时间在一起。」

  当我听了白蒂玖话的,灯亮了;我知道我有了重大的发现。某人爱的语言,不见得同样是他人爱的语言。很明显地,毕欧主要爱的语言是肯定的言词。他是努力工作的人,而且喜欢他的工作。但是,他最想要的,是他的妻子对他的工作表示欣赏。这样的模式,大概开始于儿童时期,在他的成年生活中,这种对口头称赞的需要,仍然是重要的。而在另一方面,白蒂玖在情绪上渴求的是其它东西。得到赞赏是很好,可是,在她心底深处的情感上却另有所需。接着我们来看看第二种爱的语言。

  附注
  1.箴言十八:21
  2.箴言十二:25


  习 作

  如果你配偶的爱的语言是肯定的言词:

  一、 用一张3×5的卡片,写下面列出的短句。把它贴在镜子上,或者你每天都会看到的地方,来提醒自己,你配偶主要爱的语言是「肯定的言词」。
  言词是重要的!言词是重要的!言词是重要的!

  二、保留一个记录,写下你每天对配偶所说的肯定言词,持续一个星期。在一个星期结束后,跟配偶坐下来,看看你们的记录。

  星期一,我说:「这餐饭,你做得真好。」「你穿这件衣服真好看。」「很感谢你收了晾好的衣服。」

  星期二,我说:……等等。

  你可能惊讶,你说肯定的言词,说得很好,或是说得很差。

  三、定一个目标:连续一个月,每天给你的配偶不同的赞赏。如果,「一天一个苹果,可以免于生病」,可能,每天一句赞美的话,则可免于看心理医师。(或许你要把这些赞美的话写下来,才不致过于重复某几句。)

  四、当你在看报纸、杂志和书籍;或者,看电视、听广播的时候,留意其中所用的肯定言词。而观察人们交谈时,则把那些肯定的字句,记在笔记本里。(如果那是漫画,剪下来,贴在笔记本上。)不时地翻阅这些本子,挑选一些适合你配偶的句子。当你用了一句,就在上面注明使用日期。你的笔记本可能会因此成为爱的小书呢!请务必牢记,肯定言词的重要!

  五、写一封情书、一段爱的短文,或是一句爱语给你的配偶;含情默默地给,或是打锣吹号热情地给!(很可能,在他离世以后,你会发现你的情书被藏在什么特别的地方。)言词是重要的。

  六、在配偶的父母和朋友面前称赞他,你将会得到加倍的功劳:配偶会感受到你的爱,而他的父母则会觉得很幸运,能有这么好的一个女婿(或者媳妇)。

  七、寻找配偶的优点,并且告诉他(她),你多么欣赏那些优点。很可能她会更努力以求名符其实。

  八、告诉你的孩子,他们的母亲或父亲有多么好。当着配偶的面要这么说,而在他(她)的背后也要这么说。

  九、写一首诗,描述你对配偶的感情。如果你不是诗人,就选一张能表达你心声的卡片。划出特别的字句,并在最后加上几句你自己的话。

  十、如果,你发觉说「肯定的言词」对你而言太难了,在镜子前面练习。如果你需要,用一张备忘卡。请记得,字句是重要的。

五. 爱的言语之二:精心的时刻

  开始,我就应该领会到白蒂玖主要爱的语言。那个春天的晚上,当我到小岩石城拜访她和毕欧的时候,她说了什么?「毕欧是个好的供应者,可是,他不花时间跟我相处。那么有房子、有旅游车或其它东西,又有什么用?因我们从未有一起享受它们的时光。」她的愿望是什么?跟毕欧共处的精心时刻。她需要他的注意;她要他把注意力集中在她身上,给她时间,跟她一起做些什么。

  说到「精心的时刻」,我的意思是给予某人不分散的注意力。我不是说坐在长沙发上一起看电视。当你那么做的时候,是ABC或NBC电视台得到你的注意力(而不是你的配偶)。我说的是坐在长沙发上,关了电视,注视着彼此并交谈,给对方不分散的注意力。这也可以是散步,但只限你们俩在一起;或者上个小馆,此注视着交谈。你有没有注意到?在餐馆里,你几乎总是看得出,婚前约会的男女和已婚夫妇间之不同:约会的男女彼此注视着交谈;已婚夫妇则坐在那儿东张西望。你会认为他们的目的只是去吃饭的。

  当我全神贯注地跟妻子坐在沙发上二十分钟,而且她也如此待我的时候,我们是把生命中的二十分钟给了对方。我们不会再有同时刻的二十分钟互献生命给对方。那是爱的一种有力、情绪的传达工具。

  一种药不能治百病。在我给毕欧和白蒂玖劝告的时候,我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我假定:肯定的言词对于白蒂玖就像对毕欧一样重要。我曾抱着希望,如果他们俩都说些适当肯定的言词,那种情绪状况就会改变,然后两个人都会开始有被爱的感觉。那的确对毕欧有效。他开始对白蒂玖有比较好的感觉;他开始感觉到那种对他努力工作的真正感激。但用在白蒂玖身上就不是那么有效了。因为,肯定的言词不是她最主要爱的语言;她的语言是精心的时刻。

  我又回到电话上;我谢谢毕欧在过去两个月中所做的努力。我告诉他,在以言语肯定白蒂玖的事上,他表现得很好,而且白蒂玖听见了他的肯定。「可是,柴普曼博士,」他说:「她还是不快乐,我不认为她觉得情形好些了。」

  「你说的对,」我说:「而且,我想我知道原因。问题是我建议了错误之爱的语言。」毕欧一头雾水。我解释:使某人在情绪上感觉到被爱的事物,不一定会使另一个人也有同样感觉。

  他同意,他的语言是肯定的言词。他告诉我,在他小时候,那对他是多么重要;而且,当白蒂玖因他做的事而赞赏他的时候,他的感觉是多么好。我解释,白蒂玖的爱语不在于肯定的言词,而是精心的时刻。我又解释,那就是把你的注意力专注于某人的概念:不是在你看报纸、看电视的时候,跟她说话;而是注视着她的眼睛,给予她你全部的注意力;跟她一起做些她喜欢的事,而且是全心全意的。

  「像是跟她去听交响乐,」他说。我可以看见在小岩石城的灯亮了。

  「柴普曼博士,那是她一直在抱怨的事,嫌我没有跟她一起做什么事,不花时间跟她在一起。『在结婚以前,我们到好多地方去,做好些事。』她说,『可是现在,你太忙了。』毫无疑问,那的确是她爱的语言。可是,柴普曼博士,我该怎么做?我的工作是那么吃力。」

  「说给我听听看。」我说。

  接下来的十分钟,他告诉我攀登职位阶梯的个人历史、他工作得多么努力、以及他对他的成就有多么得意。他又告诉我,他对将来的梦想,他知道在五年之内,他就可以达到他的目标。

  「你要独自一人在那儿,还是跟白蒂玖和孩子们在那儿?」我问。

  「柴普曼博士,我要她跟我在一起。我要她跟我一起享受我的成就。那是为何当她批评我在工作上花太多时间的时候,我总觉得很伤心。我是为了我们的未来而做的。我要她也有份,可是她老爱抱着否定的态度。」

  「你是否已开始了解,她为何总那么否定,毕欧?」我问。「她的爱语是精心的时刻。你只给了她那么少的时间,她的爱箱是空的。在你的爱里,她不觉得安全。因此,在她心里,她抨击那占据你时间的东西——你的工作。她并不是厌恶你的工作,她厌恶的是那个事实:她感觉从你而来的爱是那么少。毕欧,只有一个答案,而且代价很高。你必须为白蒂玖制造时间,以正确爱的语言去爱她。」

  「我知道你是对的,柴普曼博士。我要从哪儿开始呢?」

  「你的记事本在手边吗?就是记录白蒂玖优点的那本。」

  「就在这儿。」

  「好。我们要开始列另一张单子。你知道白蒂玖希望你跟她一起做的事,有些什么?那些以往她常提到的事。

  这是毕欧的单子:

  * 开我们的旅游车到山区度周末(有时候跟孩子们,有时候只有我们两个人)。
  * 跟她会面一起吃午餐(在讲究的餐馆,或有时候甚至在麦当劳)。
  * 安排一位临时保姆看孩子,然后带她出去吃晚餐,只有我们两个人。
  * 晚上我回到家,坐下来跟她谈谈我的一天,而且倾听她谈谈她的一天。(当我们在谈话的时候,她不要我看电视。)
  * 花时间跟孩子们谈谈他们在学校的经验。
  * 花时间陪孩子玩游戏。
  * 星期天跟她和孩子们外出野餐,而且不要抱怨蚂蚁和苍蝇。
  * 一年至少有一次,全家一起去度假。
  * 跟她散步,而且边走边谈。(不要走在她前面。)

   「那些是她以往提过的事。」他说。

   「你知道我要给你的建议是什么,对不对,毕欧?」

   「去做它们。」他说。

  「对了。接下来的两个月,每星期做一件。你到哪儿找时间?你制造时间。你是个聪明人。」我继续说,「如果你不是一个好的决策者,你就不会有今天的成就。你有能力规划你的人生,把白蒂玖也放入你的计划内吧!」

  「我知道,」他说,「我能做得到。」

  「而且,毕欧,这并不需要降低你的事业目标。那只是表示,当你到达顶峰的时候,白蒂玖和孩子们会跟你在一起。」

  精心时刻的中心思想是同在一起。我不是单指接近……同在一起乃跟彼此注意力的焦点有关。

  「那是我最想要的。不论我是否到了顶峰,我要她快乐,而且我要跟她及孩子们一起享受人生。」

  好些年过去了,毕欧和白蒂玖的日子虽然从炫烂再度归回平静,但最重要的是他们一起走过这段岁月。孩子们已经离巢,毕欧和白蒂玖都同意,这些年是他们最好的日子。毕欧成了热心的交响乐迷;白蒂玖在她的记事本里,列了一张无止境的单子,有关她欣赏毕欧的事,他从来都百听不厌。现在,他成立了自己的公司,又接近了顶峰:他的工作对白蒂玖不再是个威胁。她对他的工作很有兴趣,而且鼓励他。她知道自己在他人生中占第一位。她的爱箱是满的;如果它快空了,她知道只要一个简单的请求,她就可以得到毕欧不分心的注意力。


  同在一起


  精心时刻的中心思想是同在一起,但我不是指位置上的接近。两个人坐在同一房间里,位置是很接近,可是不见得就同在一起。同在一起跟集中注意力有关。当一个父亲坐在地上,把皮球滚给两岁的孩子时;他的注意力不集中在球上,而是在孩子的身上。就在那短短的一刻,不论时间长久,他们是同在一起。可是,如果这位父亲滚球的时候,同时在讲电话,那他的注意力就冲淡分散了。有些丈夫和妻子以为他们花时间在一起,其实他们不过是住得很近。他们同时在同一座房子里,可是他们的心不是在一起。当一位丈夫在跟妻子谈话时,却一边看着电视上的运动节目,他就不能算是给妻子精心的时刻,因为妻子并未得到他全部的注意力。

  精心时刻之意义,并非指我们必须用所有共处的时间,凝视着对方;而应该是说,两人同心一起做些什么,并且给予对方全部的注意力。所参与的那项活动,其实也是次要的;重要的是在情感上与对方共度的注意力交集时刻。而活动只是创造那种同在一起的感觉之工具罢了。当那位父亲把皮球滚给两岁的孩子,重要的并不在于这活动本身,而是父亲和孩子间所产生的那种情感。

  同样地,丈夫和妻子一起打网球,如果是真实的精心时刻,焦点不在于打球,而在他们花时间共处的事实:要紧的是在情感层次上发生的事。我们花时间在一起做普通的消遣,传达了我们关心对方,喜欢跟对方在一起,及喜欢一起做些什么。


  精心的会话


  如同肯定的言词,精心时刻之语言,也有很多种用语。最普遍的用语之一是精心之会话。关于精心的会话,我是指具有同理心的对话:两个人在友善、不受干扰的环境中,分享他们的经验、思想、感觉、和愿望。多半抱怨他们的配偶不说话的人,不是指配偶一个字也不说;他们的意思是,他或她很少参与有同理心的对话。如果你的配偶主要的爱语,是精心的时刻,这样的对话,对于他或她在情绪上感觉到被爱,是十分重要的。

  精心会话跟第一种爱的语言,是很不同的。肯定言词的焦点是我们在说什么,而精心会话的焦点是我们在听什么。如果我要以精心时刻来表达对你的爱,在那段交谈的时间,我会专心让你吐露心声,而且具有同理心地倾听你所要说的话。我会问些问题,但不是以不耐烦的方式,而是以真实的渴望去问,为要了解你的思想、感觉和愿望。

  我认识白垂克的时候,他四十七岁,结婚十七年了。我会记得他,是因为他说话十分戏剧化。他坐在我办公室的皮椅上;在简短自我介绍后,倾身向前,情绪激动的说:「柴普曼博士,我是个傻瓜,一个真正的傻瓜。」

  「是什么使得你下这样的结论?」我问。

  「我结婚了十七年,」他说:「我太太离开了我。现在我才明白自己有多傻。」

  我重问了原先的问题:「在什么事上,你是傻瓜?」

  「我太太下班回家,告诉我在办公室里的问题。我会听她说,然后告诉她我认为她该怎么做。我总是给她劝告。我告诉她,要面对问题。『问题不会自然消失,你必须跟有关的人或者你的上司谈谈,把问题处理好。』第二天她下班回家,又告诉我同样的问题。我问她有没有照我前一天的建议去做,她会摇头,说没有。因此,我重复我的建议,告诉她那是应付情况的方式。第三天她回家,又会告诉我同样的问题。我会再问她,有没有照我的建议去做。她摇摇头,说没有。」

  经过了三、四个晚上以后,我会生气地告诉她,如果她不愿意照我的劝告去做,别想得到我的同情。她不必生活在那样的压迫和压力之下:只要照我告诉她的去做,她可以解决那个问题。看她生活在如此的压力下,我很难过,因为我知道她不必受这些。下一次,她提起这个问题,我会说:『我不要听你说。我已经告诉了你,你该怎么做。如果你不听我的劝告,我不要听你说。』

  我们很多人……被训练会分析问题和提供解决之道,却忘记婚姻
是一种关系,而非一个待完成的方案,或是个待解决的问题。

  「我会退出去,忙我的事。我是个傻瓜!」他说,「大傻瓜!现在我才明白,当她告诉我工作上的挣扎,她并不要劝告,她要的是同情。她要我听她说,给她注意力,让她知道我能了解那种伤痛、那种压迫、那种压力。她要知道我爱她,我跟她在一起。她不要劝告,她只要知道我了解她。可是我从没有试着去了解,我只是忙着提供建议。大傻瓜,现在她走了,为什么在你经历这些事的时候,你看不出这些来?」他问自己说,「我那时真是瞎了眼,看不见发生了什么事。直到现在我才了解,我是怎么辜负了她。」

  白垂克的妻子曾经祈求能拥有精心的会话。在情绪方面,她渴望他借着倾听她的痛苦和挫折,而把注意力集中在她身上。白垂克不是专心听,而是专心讲。他只听完了问题,就马上提供解答。他听得不够久、不够好,他没有听见她呼求支持和了解。

  我们很多人都像白垂克,被训练会分析问题和提供解决之道,却忘记婚姻是一种关系,而非一个待完成的方案,或是个待解决的问题。这种关系乃要求具有同理心的倾听,以了解对方的思想、感觉、和愿望为目的;我们必须愿意提供建议,但只有在被要求的时候,且绝不可带着优越感的骄傲。我们大多数人很少受过倾听训练,然而我们却非常擅长思考和讲话。学习倾听可能像学习外国语文一样难,可是,如果我们要传达爱,就必须要学习。如果你配偶主要的爱语,是精心的时刻,而其方言是精心之会话时,这需要就更加真确了。幸好,有无数的书籍和文章,陈述、发展如何倾听的艺术。我就不再赘述,而只建议以下简短、实际的秘诀:

  一、当配偶说话的时候,保持眼光的接触 那可以防止你心不在焉,而且传达对你全部的注意力。

  二、不要一边听配偶说话,一边做别的事记住,精心的时刻,是给予某人你全部的注意力。如果你在看什么、阅读什么、或者做什么非常有兴趣的事,无法分神,马上告诉他(她)实话。一种正面的方式可以是:「我知道你要跟我说话,我有兴趣要听,而且,我要给你我全部的注意力。现在我没法子,可如果你给我十分钟完成这件事,我可以坐下来听你说话。」多数的配偶会尊重这样的请求。

  三、注意听感觉 问你自己:「我的配偶正体验什么样的情绪?」当你认为你有了答案,就确定它。例如:「听起来好象你觉得失望,因为我忘记了……。」这不仅给了他机会说明他的感觉,也传达了你在专心地听他说话。

  四、观察肢体语言 紧握的拳头、颤抖的双手、眼泪、皱眉头、和眼神的转动,可以给你一些有关对方感觉的线索。有时候言词表示了某种信息,但在肢体语言上却诉说着另一种信息。可请求说明,以确定你知道对方真正在想些什么、感觉到什么。

  五、拒绝插嘴最近的一个研究指出,一般人听人说话,只过了十七秒钟,就会插嘴、发表自己的意见。当配偶讲话的时候,如果要给对方全部的注意力,就要避免为自己辩护、口出恶言责难对方、或者武断地表示自己的立场。目标是发掘配偶的思想和感觉,不是保卫自己或者矫正对方,而是了解他(她)。

【第一页】 【第二页】 【第三页】 【第四页】 【第五页】

博客连接 - 茶妃儿 -    

 博客连接 - 茶妃儿 -    博客连接 - 茶妃儿 -    博客连接 - 茶妃儿 -    博客连接 - 茶妃儿 -    博客连接 - 茶妃儿 -   

    博客连接 - 茶妃儿 -    博客连接 - 茶妃儿 -    博客连接 - 茶妃儿 -    博客连接 - 茶妃儿 -    博客连接 - 茶妃儿 -     

博客连接 - 茶妃儿 -  博客连接 - 茶妃儿 -  博客连接 - 茶妃儿 -  博客连接 - 茶妃儿 -

博客连接 - 茶妃儿 -  博客连接 - 茶妃儿 -  博客连接 - 茶妃儿 -     

茶妃儿家园欢迎大家的光临!

  评论这张
 
阅读(40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