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翁美玲自杀后 汤镇业怀抱她泪如雨下  

2009-10-29 11:54:19|  分类: 明星资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翁美玲自杀后 汤镇业怀抱她泪如雨下 - 茶妃儿 -

 

   翁美玲与汤镇业的恋情总是被绯闻所纠缠,两个人彼此都有不少的香艳传说,这种状态注定了他们之间的关系是不稳定的。
  1985年年初,从台湾拍片返回香港的汤镇业退掉了当时与翁美玲租在同单位的房子,由广播道又迁回他的居所美孚新村。当年的春节前(约2月份),翁美玲偶然听说汤镇业又结交了别的女友,气愤之余一次性吞下四颗安眠药自杀,之后非常后悔,于是拨电话找到了医生帮助,逃过一劫。
  翁美玲经过一次死亡的“考验”,并没有因此看开,不久之后,她又打开煤气炉,想尝试在煤气里沉醉昏迷的感觉。但她刚打开煤炉就有朋友拜访,制止了她自杀的冲动。
  这时候的翁美玲,对生命已经灰心到了自暴自弃的地步。在香港,她的知心朋友不多,同辈的则更少。一次偶遇旧时男友亚历士,翁美玲于是向他诉苦说:“日拍晚拍都不知为了什么,红了,似乎没有目标,我曾经两度想辞职,去跟何家联讲,可是两次都找不着,辞职不成。”
  以上翁美玲的口述似乎可以表明,她的自杀并非单纯的为情所困,而是来自于事业与爱情的双重困境。汤镇业在新浪做客聊天中所谈到应该是实情:“可能那时候她红得很快,一受到其他的压力,可能对她来说压力更大,而她也不希望自己掉下来,要保持自己的影响力和进度,在工作上的压力真的有,做艺人没有办法,看你怎么去看了。如果你把这个不要看得太重,你就无所谓了,不做第一,做第二,做不到第二做第三。乐观一点也许就好一些。如果一个人永远要做第一的话,那么你心里承受不了相应的压力,肯定会有问题。她在工作上是这样,在爱情上也是这样子,双重的压力,她更累。”
  对于翁美玲这种脆弱的性格,汤镇业并没有迁就,两人开始了互相斗气的暗战。1985年2月,汤镇业与钟楚红在合作主演的电影中出现了过于暴露的镜头。翁美玲十分恼火,一气之下,为某杂志拍下一组性感照片。从1984年下半年开始翁美玲的身体开始消瘦,这时媒体采访她时,她自曝自己一周内瘦了四磅,这并非减肥之后的成果,而是爱情、事业失败后的“恶果”。
  虽然事业持续走下坡路,翁美玲并没有在表演上励精图治,做什么争取。1985年3月17日,她再次前往新加坡登台演出,走埠赚钱。第二天,香港的杂志上刊登出了当初拍摄的性感照片,引起娱乐界轩然大波。演出期间,翁美玲遭遇一名新加坡商人以一颗价值两万港元的钻戒求爱,让她哭笑不得。
  1985年4月6日,参加无线伊利沙白体育馆举行“十万小时庆祝盛典”,庆贺无线电视启播十万小时。同期在翡翠台《群星大检阅》中与黄日华合唱《射雕之铁血丹心》的主题曲。4月7日与汤镇业统统参加成龙二十九岁生日派对,从《挑战》片场到酒楼仓促成行。
  4月下旬,翁美玲顶替执意离开无线的张曼玉的角色,拍完了她的最后一部戏《楚河汉界》。在这部戏中,翁美玲的角色只是个小配角,她的人气也彻底跌落谷底,她演的这个小配角只在此戏中出现了一二集的时间。
  而与汤镇业的感情一直持续着无结果的冷战状态。4月的一天,翁美玲与友人在迪斯科舞厅喝酒跳舞,正好遇到当时已是梅艳芳公开男友的邹世龙,邹世龙对翁美玲一见倾心,开始展开疯狂的追求攻势。正值寂寞而幽怨中的翁美玲很快答应邹的追求,同时她也想利用与邹世龙恋爱的姿态以图刺激汤镇业。所以4月份大部分时间里,翁美玲几乎每晚都与这位邹少爷在迪斯科舞厅中共舞。
  汤镇业并没有因此感到伤心,就在翁美玲与邹世龙出双入对于夜店的时期,汤镇业与吴君如的交往也日渐亲密。一同看电影、唱卡拉OK玩,这些活动多次被记者拍到。痛苦中的翁美玲经常在片场独坐一隅,满怀心事,于无人之处独自落泪。
  5月初似乎有个喜兆,无线计划拍摄《桥王之王》一剧,翁美玲与汤镇业第一次以情侣身份在该剧中合作。当时娱乐新闻中出现两人合影的照片,仿佛暗示他们之间感情关系在复苏。但当时翁美玲面色苍白,被记者问其原因,她敷衍说由于吃错了药的缘故,这个回答更令人疑窦丛生,猜测她又一次自杀未遂。
  媒体希望能拍到翁美玲与汤镇业亲密一点的照片,于是叫他们重新摆好造型,做恩爱之状。两人勉为其难,表情僵硬地完成了任务。之后,汤镇业不等翁美玲,独自先行离去,令翁美玲由幽怨以至于绝望,当晚与邹世龙玩至深夜。
  第二天,汤镇业收拾放在翁美玲家中的衣物,不留一丝痕迹地分手,表明要与翁美玲一刀两断。虽有旁人劝说,终究无济于事。
  当时在新加坡登台时,翁美玲抽到一支签,有“情海无舟,缘尽十八”等语,令翁美玲几夜失眠。事情的发展最终如此吻合,真是一语成谶。
  进入5月,翁美玲离死亡越来越近,5月3日,参加“名人慈善竞技大赛”演出,算是生前最后一次在电视中露面;5月5日,找了一名风水师回家看风水,她一直认为房子的风水是导致两人关系破裂的原因,内心深处依然幻想能与汤镇业重新开始;5月6日,一家杂志为翁美玲摄制了生前的最后一辑图片专辑;5月7日至9日,为公司拍摄自己的自传,地点在她曾经就读过的玫瑰岗中学;5月7日生日,翁美玲独自一人度过。
  到了5月10日晚上,正值周末,翁美玲又找到邹世龙一起跳舞,邹于是约她次日去澳门游玩。5月11日(周六),翁美玲与邹世龙结伴出现在澳门街头;而汤镇业、吴君如,苗侨伟、戚美珍也结伴出游,劳燕分飞的情侣,各自寻觅新的爱侣,这个消息成为第二天报纸的热门新闻。
  5月12日(周日),翁美玲与邹世龙由澳门返回香港。5月13日(星期一)上午11∶00时,记者曾到翁美玲家中采访,拿汤镇业与吴君如的照片问翁美玲有何感受,翁美玲故作大方,说这没什么。似乎没有放弃重归于好的可能。下午翁美玲到片场开工,在广播道嘉柏园门口与记者见过一面,并拍照、聊天。彼时翁美玲强作镇静,谈笑自若,无法让人预料她就要自杀。
  《桥王之王》还在拍摄中,依然是他们两人的主演,但再见时,彼此都十分尴尬。但有人说,当晚收工之后,听见两人在片场中大吵,翁美玲还哭诉:“既然这样,我们分手好了。”——实际上,他们早已分手。
  夜12点50分,翁美玲独自一人坐公司的车回家,打电话给汤镇业,但没有回复。翁美玲于是留言说,如果不复机,将永远听不到她的声音。次日(5月14日)凌晨,她再次打电话给邹世龙,倾诉自己过得十分辛苦,活着没意思。凌晨1时25分邹世龙驾车赶到翁美玲家楼下探望,但叫门不应,没能进入。
  其时翁美玲已经以白酒伴着煤气,将一肚子的恼怒、哀怨、紧张一饮而尽。饮鸩止渴,换来无尽的长眠。5月14日早上7点,邹世龙再次到翁美玲寓室,他依然叫不开门,遂由阳台攀爬进翁美玲家的厨房,撬开门后进入翁美玲家中。
  翁美玲身穿粉红色的睡衣,像一只衰竭的巨大蝴蝶,昏迷在客厅之中。在她的日历牌上,留着一句话:DARING I LOVE YOU。邹世龙将翁美玲送到浸会医院时,只证实了她的死亡。估计翁美玲在凌晨三四点的时候就已经告别了人世。
  翁美玲自杀的这一天,正是其舅父陈景的生日,而前一天,翁母还收到了翁美玲托朋友从香港送来的一对钻石耳环。
  15日晚上6时,翁母在其弟媳的陪伴下到达香港,早有近百名记者在机场严阵以待,但都扑了空。无线照顾翁母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痛心情,已同机场协商,秘密离开,住进翁美玲的代母家中。16日清晨,翁的代母和干姐等五人持翁的护照到殓房认尸,为翁美玲的身后事筹备。
  翁美玲安眠的棺木价值两万元,为美国桃木所制,铜围边,内垫白色丝绸,上端为透明玻璃罩。翁美玲穿着的寿衣与她在《生锈桥王》里的造型相似。化妆师为了让翁美玲的脸部不充血,特意在为她的脸部打入药水,保持面庞的栩栩如生状。
  汤镇业为她先献上了十一朵玫瑰,把其中一朵别在她的头发上,表明翁美玲是他最亲爱的人。
  前来灵堂致祭的圈中艺人数不胜数:成龙、张明敏、刘嘉玲、吕芳、胡慧中、郑裕玲、戚美珍、赵雅芝……
  5月28日,翁美玲的骨灰被送往英国安葬,她的墓碑旁刻着一个哭泣的天使。
  翁美玲自杀身亡的消息很快传播开来,10时,汤镇业与苗侨伟一同赶到翁美玲在伟锦园的住所,深悔自己没能阻止这场悲剧,他颓然倒翁美玲与汤镇业的恋情总是被绯闻所纠缠,两个人彼此都有不少的香艳传说,这种状态注定了他们之间的关系是不稳定的。
  1985年年初,从台湾拍片返回香港的汤镇业退掉了当时与翁美玲租在同单位的房子,由广播道又迁回他的居所美孚新村。当年的春节前(约2月份),翁美玲偶然听说汤镇业又结交了别的女友,气愤之余一次性吞下四颗安眠药自杀,之后非常后悔,于是拨电话找到了医生帮助,逃过一劫。
  翁美玲经过一次死亡的“考验”,并没有因此看开,不久之后,她又打开煤气炉,想尝试在煤气里沉醉昏迷的感觉。但她刚打开煤炉就有朋友拜访,制止了她自杀的冲动。
  这时候的翁美玲,对生命已经灰心到了自暴自弃的地步。在香港,她的知心朋友不多,同辈的则更少。一次偶遇旧时男友亚历士,翁美玲于是向他诉苦说:“日拍晚拍都不知为了什么,红了,似乎没有目标,我曾经两度想辞职,去跟何家联讲,可是两次都找不着,辞职不成。”
  以上翁美玲的口述似乎可以表明,她的自杀并非单纯的为情所困,而是来自于事业与爱情的双重困境。汤镇业在新浪做客聊天中所谈到应该是实情:“可能那时候她红得很快,一受到其他的压力,可能对她来说压力更大,而她也不希望自己掉下来,要保持自己的影响力和进度,在工作上的压力真的有,做艺人没有办法,看你怎么去看了。如果你把这个不要看得太重,你就无所谓了,不做第一,做第二,做不到第二做第三。乐观一点也许就好一些。如果一个人永远要做第一的话,那么你心里承受不了相应的压力,肯定会有问题。她在工作上是这样,在爱情上也是这样子,双重的压力,她更累。”
  对于翁美玲这种脆弱的性格,汤镇业并没有迁就,两人开始了互相斗气的暗战。1985年2月,汤镇业与钟楚红在合作主演的电影中出现了过于暴露的镜头。翁美玲十分恼火,一气之下,为某杂志拍下一组性感照片。从1984年下半年开始翁美玲的身体开始消瘦,这时媒体采访她时,她自曝自己一周内瘦了四磅,这并非减肥之后的成果,而是爱情、事业失败后的“恶果”。
  虽然事业持续走下坡路,翁美玲并没有在表演上励精图治,做什么争取。1985年3月17日,她再次前往新加坡登台演出,走埠赚钱。第二天,香港的杂志上刊登出了当初拍摄的性感照片,引起娱乐界轩然大波。演出期间,翁美玲遭遇一名新加坡商人以一颗价值两万港元的钻戒求爱,让她哭笑不得。
  1985年4月6日,参加无线伊利沙白体育馆举行“十万小时庆祝盛典”,庆贺无线电视启播十万小时。同期在翡翠台《群星大检阅》中与黄日华合唱《射雕之铁血丹心》的主题曲。4月7日与汤镇业统统参加成龙二十九岁生日派对,从《挑战》片场到酒楼仓促成行。
  4月下旬,翁美玲顶替执意离开无线的张曼玉的角色,拍完了她的最后一部戏《楚河汉界》。在这部戏中,翁美玲的角色只是个小配角,她的人气也彻底跌落谷底,她演的这个小配角只在此戏中出现了一二集的时间。
  而与汤镇业的感情一直持续着无结果的冷战状态。4月的一天,翁美玲与友人在迪斯科舞厅喝酒跳舞,正好遇到当时已是梅艳芳公开男友的邹世龙,邹世龙对翁美玲一见倾心,开始展开疯狂的追求攻势。正值寂寞而幽怨中的翁美玲很快答应邹的追求,同时她也想利用与邹世龙恋爱的姿态以图刺激汤镇业。所以4月份大部分时间里,翁美玲几乎每晚都与这位邹少爷在迪斯科舞厅中共舞。
  汤镇业并没有因此感到伤心,就在翁美玲与邹世龙出双入对于夜店的时期,汤镇业与吴君如的交往也日渐亲密。一同看电影、唱卡拉OK玩,这些活动多次被记者拍到。痛苦中的翁美玲经常在片场独坐一隅,满怀心事,于无人之处独自落泪。
  5月初似乎有个喜兆,无线计划拍摄《桥王之王》一剧,翁美玲与汤镇业第一次以情侣身份在该剧中合作。当时娱乐新闻中出现两人合影的照片,仿佛暗示他们之间感情关系在复苏。但当时翁美玲面色苍白,被记者问其原因,她敷衍说由于吃错了药的缘故,这个回答更令人疑窦丛生,猜测她又一次自杀未遂。
  媒体希望能拍到翁美玲与汤镇业亲密一点的照片,于是叫他们重新摆好造型,做恩爱之状。两人勉为其难,表情僵硬地完成了任务。之后,汤镇业不等翁美玲,独自先行离去,令翁美玲由幽怨以至于绝望,当晚与邹世龙玩至深夜。
  第二天,汤镇业收拾放在翁美玲家中的衣物,不留一丝痕迹地分手,表明要与翁美玲一刀两断。虽有旁人劝说,终究无济于事。
  当时在新加坡登台时,翁美玲抽到一支签,有“情海无舟,缘尽十八”等语,令翁美玲几夜失眠。事情的发展最终如此吻合,真是一语成谶。
  进入5月,翁美玲离死亡越来越近,5月3日,参加“名人慈善竞技大赛”演出,算是生前最后一次在电视中露面;5月5日,找了一名风水师回家看风水,她一直认为房子的风水是导致两人关系破裂的原因,内心深处依然幻想能与汤镇业重新开始;5月6日,一家杂志为翁美玲摄制了生前的最后一辑图片专辑;5月7日至9日,为公司拍摄自己的自传,地点在她曾经就读过的玫瑰岗中学;5月7日生日,翁美玲独自一人度过。
  到了5月10日晚上,正值周末,翁美玲又找到邹世龙一起跳舞,邹于是约她次日去澳门游玩。5月11日(周六),翁美玲与邹世龙结伴出现在澳门街头;而汤镇业、吴君如,苗侨伟、戚美珍也结伴出游,劳燕分飞的情侣,各自寻觅新的爱侣,这个消息成为第二天报纸的热门新闻。
  5月12日(周日),翁美玲与邹世龙由澳门返回香港。5月13日(星期一)上午11∶00时,记者曾到翁美玲家中采访,拿汤镇业与吴君如的照片问翁美玲有何感受,翁美玲故作大方,说这没什么。似乎没有放弃重归于好的可能。下午翁美玲到片场开工,在广播道嘉柏园门口与记者见过一面,并拍照、聊天。彼时翁美玲强作镇静,谈笑自若,无法让人预料她就要自杀。
  《桥王之王》还在拍摄中,依然是他们两人的主演,但再见时,彼此都十分尴尬。但有人说,当晚收工之后,听见两人在片场中大吵,翁美玲还哭诉:“既然这样,我们分手好了。”——实际上,他们早已分手。
  夜12点50分,翁美玲独自一人坐公司的车回家,打电话给汤镇业,但没有回复。翁美玲于是留言说,如果不复机,将永远听不到她的声音。次日(5月14日)凌晨,她再次打电话给邹世龙,倾诉自己过得十分辛苦,活着没意思。凌晨1时25分邹世龙驾车赶到翁美玲家楼下探望,但叫门不应,没能进入。
  其时翁美玲已经以白酒伴着煤气,将一肚子的恼怒、哀怨、紧张一饮而尽。饮鸩止渴,换来无尽的长眠。5月14日早上7点,邹世龙再次到翁美玲寓室,他依然叫不开门,遂由阳台攀爬进翁美玲家的厨房,撬开门后进入翁美玲家中。
  翁美玲身穿粉红色的睡衣,像一只衰竭的巨大蝴蝶,昏迷在客厅之中。在她的日历牌上,留着一句话:DARING I LOVE YOU。邹世龙将翁美玲送到浸会医院时,只证实了她的死亡。估计翁美玲在凌晨三四点的时候就已经告别了人世。
  翁美玲自杀的这一天,正是其舅父陈景的生日,而前一天,翁母还收到了翁美玲托朋友从香港送来的一对钻石耳环。
  15日晚上6时,翁母在其弟媳的陪伴下到达香港,早有近百名记者在机场严阵以待,但都扑了空。无线照顾翁母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痛心情,已同机场协商,秘密离开,住进翁美玲的代母家中。16日清晨,翁的代母和干姐等五人持翁的护照到殓房认尸,为翁美玲的身后事筹备。
  翁美玲安眠的棺木价值两万元,为美国桃木所制,铜围边,内垫白色丝绸,上端为透明玻璃罩。翁美玲穿着的寿衣与她在《生锈桥王》里的造型相似。化妆师为了让翁美玲的脸部不充血,特意在为她的脸部打入药水,保持面庞的栩栩如生状。
  汤镇业为她先献上了十一朵玫瑰,把其中一朵别在她的头发上,表明翁美玲是他最亲爱的人。
  前来灵堂致祭的圈中艺人数不胜数:成龙、张明敏、刘嘉玲、吕芳、胡慧中、郑裕玲、戚美珍、赵雅芝……
  5月28日,翁美玲的骨灰被送往英国安葬,她的墓碑旁刻着一个哭泣的天使。
  翁美玲自杀身亡的消息很快传播开来,10时,汤镇业与苗侨伟一同赶到翁美玲在伟锦园的住所,深悔自己没能阻止这场悲剧,他颓然倒地,满面泪水,反复念叨:“为什么这么傻,有什么事是不能解决的?”
  对于汤镇业来说,这是一个“生时令我痛苦,死后更加令我痛苦”的女人。14日一整天,汤镇业神情恍惚,亲人轮流守护在他的身旁,至夜,惟有强要他服下一粒安眠药后,汤镇业方才睡下。
  15日上午,汤镇业在苗侨伟的陪同下,来到香港红公众殓房,请求见翁美玲最后一面,不许。10时,再次折返殓房,找到熟人的关系,再通过苦苦的哀求,终于准入。
  装着翁美玲尸体的箱子已经打上了火漆,为的是防止有影迷偷窥她的遗容。法医解开箱子的火漆之后,汤镇业箭步上前拥抱住翁美玲的遗体,落泪如雨。而邹世龙却未能见到翁美玲最后的容颜。
  当翁美玲自杀的消息传到英国,翁母闻讯立即晕倒,且由于悲伤过度致心脏病复发,有赖注射镇静剂保持镇定。而翁美玲的舅父尚且镇静,透露了更多有关翁美玲与汤镇业、邹世龙最后的感情纠葛。“她在电话里透露,她最近认识了一个新男友,对她很好。我在电话中对她说,既然如此,就应该把握机会,她却说她跟他只是普通朋友,谈不上什么感情……我后来将这些话告诉家姐(翁母),她妈咪立即打电话到香港问她是否与汤镇业分手,但她在电话中否认,我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前后矛盾。” 地,满面泪水,反复念叨:“为什么这么傻,有什么事是不能解决的?”
  对于汤镇业来说,这是一个“生时令我痛苦,死后更加令我痛苦”的女人。14日一整天,汤镇业神情恍惚,亲人轮流守护在他的身旁,至夜,惟有强要他服下一粒安眠药后,汤镇业方才睡下。
  15日上午,汤镇业在苗侨伟的陪同下,来到香港红公众殓房,请求见翁美玲最后一面,不许。10时,再次折返殓房,找到熟人的关系,再通过苦苦的哀求,终于准入。
  装着翁美玲尸体的箱子已经打上了火漆,为的是防止有影迷偷窥她的遗容。法医解开箱子的火漆之后,汤镇业箭步上前拥抱住翁美玲的遗体,落泪如雨。而邹世龙却未能见到翁美玲最后的容颜。
  当翁美玲自杀的消息传到英国,翁母闻讯立即晕倒,且由于悲伤过度致心脏病复发,有赖注射镇静剂保持镇定。而翁美玲的舅父尚且镇静,透露了更多有关翁美玲与汤镇业、邹世龙最后的感情纠葛。“她在电话里透露,她最近认识了一个新男友,对她很好。我在电话中对她说,既然如此,就应该把握机会,她却说她跟他只是普通朋友,谈不上什么感情……我后来将这些话告诉家姐(翁母),她妈咪立即打电话到香港问她是否与汤镇业分手,但她在电话中否认,我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前后矛盾。”

  评论这张
 
阅读(14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